欢迎进入币游官网(币游国际官网),币游官网:www.9cx.net开放币游网址访问、币游会员注册、币游代理申请、币游电脑客户端、币游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首页财经正文

手机新2管理端(www.22223388.com):新能源车企“恋上”保险,频频“涉险”意欲何为?

admin2022-01-2758

新能源车企频频切入保险赛道,车企“恋上”保险已然成为新潮流。1月26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继特斯拉、小鹏等多家新能源车企入局后,蔚来也向保险牌照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其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完成工商注册。

不过,要想真正将牌照收入囊中并非易事。根据保险中介“先照后证”的要求,不仅要取得牌照,后续更要获得监管的经营许可,方可经营保险业务。此外,业务落地的复杂程度和管理能力等门槛也成为新能源车企保险圆梦路上的“绊脚石”。

新能源车企频频下注保险中介牌照

相较于新能源车险专属条款落地后的公开表示正评估该事项,在2022年开年之际便注册了保险经纪公司的蔚来可谓是“火速”布局。

1月26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1月19日,蔚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完成工商注册,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据悉,蔚来是目前国内首家拟设立保险经纪公司的新能源车企。

新能源车企欲“结缘”保险已不是新鲜事。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持续增长,新能源专属车险呼之欲出。随之而来的是,新能源车企纷纷布局、提前下注自己的保险牌照。

早在2018年,小鹏汽车已获准开展汽车保险代理业务,并专门成立了广州小鹏汽车保险代理公司。2020年8月,特斯拉在上海注册了特斯拉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此外,国内其他新能源车企也有相关意图,有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比亚迪也在筹备保险代理公司。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产业突飞猛进。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到2021年三季度,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达678万辆。根据《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达到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

增速迅猛的新能源汽车数量蕴含着巨大的保费市场。对于新能源车企入局车险市场的成因,易车研究院院长周丽君总结道:“一是新能源车市场很大,二是新能源车企自身有技术优势,三是政策方面,相比十年前越来越放开。”周丽君认为,“天时地利人和”很快就会形成。以新能源车为代表的车企率先布局,随着智能化程度的提升,其他车企也会进入直营保险的行业赛道。

新能源车险除了市场潜力大外,车险作为汽车企业直接链接C端用户的入口,不仅可以打通车主用车生命全周期,也为业务增长提供新可能。车车科技创始人兼CEO张磊表示,车险成为车企掌控车主服务的超级入口,重塑两者关系,从销售走向用户全生命周期管理。车企可以就此拓展汽车保养、理赔维修、汽车金融等汽车后市场业务,成为消费者用车综合服务的主要提供方。

新能源车企加盟促创新,还能止亏?

2021年底,新能源专属条款正式发布,新能源专属车险破局保障痛点,使得新能源产业格局重塑步伐加快。

用户此前就对新能源车企直销保险呼声强烈,如今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2021年前三季度,易车研究院调研数据显示,中国汽车保险用户,有购买车企直营车险业务的意愿比例高达66.44%。其中因素有,车企有对供应链更深刻的认识和操作能力。另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特斯拉在国外推行的UBI车险可以精准定价,保费“千人千面”,而不是让车主“被平均”。

2022年1月,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建议,车企要建立自己的保险品种。

,

手机新2管理端www.22223388.com)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最有效的手机新2管理端网址,包括新2手机网址,新2备用网址,皇冠最新网址,新2足球网址,新2网址大全。

,

在张磊看来,车企入局车险市场的优势明显,其中包括车企服务链条延长,有望主导用车综合服务市场;以车险为服务抓手,车企将积极拓展汽车生态服务;汽车产业智能化改变车险商业逻辑,加速车险创新,而新能源汽车将是车险创新的最佳载体。

在新能源汽车时代下,人、车、厂关系正在重构。在传统模式下,车企往往只承担汽车生产制造任务,交付、维修、增值服务都由经销商承担,车企与用户连接较弱。而在现有模式下,车企正在渗透汽车产业价值全链条,成为消费者用车综合服务的主要提供方。对此,张磊表示,首先,新能源车企发力车险业务,有助于重塑车企与用户的关系。其次,新能源车企的产业链条也更长。最后,车企发力车险,有助于打破数据孤岛,促进车险创新。

2011-2020年我国车险保费收入持续壮大并突破8000亿元,但行业却深陷保费增长难的严峻挑战。业内人士表示,车企入局可以更好弥补行业经营亏损现状。

早在新能源车企“涉险”前,部分传统车企就早已圈好领地。东风汽车(600006)集团、广汽集团(601238)、北汽集团分别设立或联合设立了保险经纪公司。2011年,广汽集团作为控股股东发起成立了众诚保险;2012年,一汽集团设立了鑫安保险;2015年,上汽集团(600104)设立上海汽车集团保险销售公司。吉利子公司易保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正式获得保险代理牌照。2021年,吉利二次跨界保险业,入股合众财险。

不过,车企入股并非都能带来甘霖。吉利入股后的合众财险利润再下探。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21年,该公司累计净亏损达到9224.38万元,而2020年亏损额为5081.12万元。

牌照仅是“敲门砖”,入局还需“过关”

车企来势汹汹,但牌照仅是“敲门砖”,新势力们入局车险市场,还需要“过关”。

业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要想卖保险,对于刚设立的保险经纪公司来说,要取得“监管许可证”。蔚来显然要过“先照后证”的监管门槛。根据2021年11月银保监会发布的《保险中介行政许可及备案实施办法》显示,申请人要想获得经营保险经纪业务许可,需具备财务状况良好、具有以自有资金对外投资的能力,出资资金自有、真实、合法,不得用银行贷款及各种形式的非自有资金投资等多项硬性指标。

除了拿到关键的证照外,要实现真正自营,业务落地的复杂程度和管理能力也是新能源车企需要过的“关卡”。比如,车企布局车险业务,还面临服务网络、系统搭建等挑战。

张磊认为,新能源车企做车险,一大难点是服务网络的建立和管理。目前,我国车险数字化进程还很浅,本地化出单、结算服务、推送修等关键环节需要随着车企服务市场范围不断扩大和下沉。其次,为了保证用户体验,要与大量线下服务网点达成协作或自建庞大的服务网络体系,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很高。

新能源车企入局车险,还要面临系统搭建的问题。张磊对此表示,要在车机和移动端开展业务,必须具备成熟的线上系统,然而不同省市不同公司接口不同,承保规则有差异,对接不容易,全国只有少数从业机构具备上述能力。

此外,虽然更精准和个性化的车险定价触碰到了市场的痛点。业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新能源车企卖保险涉及到车辆数据,即用户隐私,这就引来了最核心问题,比如车主信息数据如何使用和管理,目前这方面的技术还处在试水或者探索的过程。

“目前,车企主战场激战正酣,还要解决供应链安全等问题,面对新能源车险的机遇,车企不得不考虑团队建设,投入产出,往往易造成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张磊补充道。

显然车企发力车险业务,开始布局,但依然面临车险系统研发成本高、保险公司对接难、理赔服务建设周期长、经营资质牌照不易获取等问题。正如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曾评价特斯拉进军保险业务时所说,汽车公司开展保险业务的难度不亚于保险公司去做汽车。

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胡永新